07-032017

德阳广播周年观影 | 用身体丈量信仰:叶落无声雁过无痕,逝者如斯行者无疆(德阳)

中国交通广播网 德阳广播
德阳广播观影会一周年!


德阳广播观影会成立一周年庆生

暨《冈仁波齐》专场观影会,

7月1日上午九点在太平洋东方影都举行。 

尽管是周末上午,

但是朋友们还是早早的就来到现场。

九点刚到,现场人们便已纷至沓来。



此次庆生主题观影一共有200位朋友参与其中,

当然我们的主持人们也精心打扮,

以最好的面貌展现在大家面前。

入场之后,我们德阳广播的知名主播——

麻哥和谭佳作为现场主持。

为大家介绍了德阳广播观影会成立一周年来的相关情况以及观影总结。

同时爱达乐和德阳耳鼻喉专科医院也为大家带来惊喜。

德阳广播观影会。


爱达乐专门为此次德阳广播观影会成立一周年
准备的电影蛋糕,简直不能更棒。
现场很对朋友也都拿到了德阳耳鼻喉专科医院
为大家准备的小礼品。
观影会现场,大家还一起为德阳广播观影会
唱了生日歌,大家一起切蛋糕!


我们有时聚拢,大多数时候星散在遥远的地方。
我们在闹市和荒原里拍下所见,发出信号,
等待着升空,等待被拾起,被发现,
等待着回应两颊冰凉的旅人说出的问路般的只言片语,
等待着如远街的火把那样温暖你的眼睛。


德阳广播观影会一周年主题观影《冈仁波齐》| 朝圣路上花谢花开

从前知道磕长头,是因为那句“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从前知道布达拉宫,是因为那洁白的墙壁映着蓝蓝天空里的洁白云朵;从前知道转山,知道梅里,知道宗教。诗中所说的转山,指的是神山,佛经上说居于世界最高的山,即须弥山。但不知道那份虔诚、那份执着、那份信仰,也不知道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超越世出世间。

冈仁波齐,藏语意为"雪山之宝"。
据说朝圣者来此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
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
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朝圣之路。


冈仁波齐峰是中国冈底斯山脉主峰,中国最美的、令人震撼的十大名山之一。


▲你做看见的,就是你的冈仁波齐。


万物皆有灵:朝圣路上壮美的雪山

冈仁波齐转山,似乎告诉你,转山,你不必用眼睛,只需你的心,低头走路,头对口,口对心,用心灵低唤,耳语,和吟诵。
       转山人需在57公里长,海拔4800米至5723米处的转山路上行走或叩头,快者日夜兼程当天可转完,而一般人则2到3天时间转一圈。神山周围有扎布热寺、确古寺、哲热寺和祖珠寺4个小寺,寺虽小,但每个寺庙都有许多的故事和传说。


冈仁波齐的转山路线。


《冈仁波齐》先导预告片。| 神圣即日常


作为德阳广播观影会一周年的第一场电影,我们观看的是一部用纪录片手法拍出来的故事片但它的故事,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十一个藏族人,从芒康出发,走了两千多公里,去拉萨和冈仁波齐山朝圣的事。
从神山冈仁波齐背后的谷地通往卓玛拉山口(下图DEF),一共有三个坡。第一个坡让人绝望,第二个坡让驮马绝望,第三个坡让神都绝望。路上遍布大石难以通行,这是转山最艰难的行程。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马丁·斯科塞斯的改编远藤周作同名小说的新作《沉默》。《沉默》里前往日本传教的罗德里格斯神父的传教事业在日本遭到了政府的毁灭性打击,他的教友连同他自己,都被政府强令要求放弃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不然便要被折磨致死。为了保全众多无辜教众的性命,罗德里格斯最终还是选择放弃自己的信仰,不再有基督像,不再有十字架,像一个平凡无奇的外国人那样,度过余生。但在《沉默》的最后一个镜头里,棺樽里的罗德里格斯的手心,还是紧握着一个十字架。对于虔信的罗德里格斯而言,信仰不再需要一切证明和结果,信仰就是信仰本身。


26年的西藏情结和电影朝圣心愿,历时1年,海拔2000-6656米,全程2500公里......
这条路似乎离我们很远,高原上执着的坚持与大部分人的日常无关。
这条路又离我们很近,每个人都在生活中跋涉,坚守过一日又一日,去往内心最渴望的方向。

通过电影《冈仁波齐》,你能看见的,是自己心中的那条路。


《冈仁波齐》剧照 | 平凡而平静的人们

17岁的少年达瓦扎西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踏上朝圣旅途。

电影《冈仁波齐》| 一个渴望远方的少年。

藏族汉子尼玛扎堆,为了帮叔叔完成朝圣的愿望,选择在新年过后带他上路。这一年刚好是藏历马年,是释迦牟尼降生和成道的年份,也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诸神会聚集冈仁波齐。转山一圈,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

村里很多人都想加入尼玛的朝圣队伍,最终成行的11人中,有即将临盆的孕妇,有终日喝得醉醺醺的屠夫,有身患残疾的少年,有盖房子遭遇家人死伤的中年夫妇,还有他们懵懂的9岁女儿为因家中扩建新房时发生意外的亡者祈福

电影《冈仁波齐》| 一个天真的孩子。


一辆拖拉机用来运装备和物资,没有任何锣鼓喧天的仪式,镜头就突然切换成,男女老少匍匐在地,磕起长头,朝圣之路就这样开始了。仁青晋美家在盖房时死了人,负债累累,希望借助朝圣祈福,他的女儿,天真漂亮的9岁女孩儿扎西措姆跟着父母一起踏上艰辛的朝圣之路。
       家徒四壁的屠夫江措旺堆希望通过朝圣减轻内心的罪恶感,也在其中。


电影《冈仁波齐》| 一个心怀忐忑的屠夫。

次仁曲珍
怀有身孕和丈夫一起出发,在朝圣路上她生下了儿子丁孜登达

电影《冈仁波齐》| 一个期待新生命的母亲。


生活和信仰,周而复始的日子......一个杀牛的屠夫,一个自己家盖房子发生事故而致死两人的一家人,还有一对新婚后的夫妻,妻子怀着身孕依旧为未来毅然决然的走上朝圣之路。朝圣之路就是每个人灵魂的升华之旅,也是每个人灵魂的救赎之旅,也是每个人灵魂的栖息地.....
掌舵人是48岁的普拉村村民尼玛扎堆,在父亲过世后,带着叔叔杨培朝圣成了尼玛扎堆最大的心愿。
 

电影《冈仁波齐》| 一个坚定的领路人。

72岁的老人杨培和他一样,肩负着帮家人朝圣的愿望为了完成这个夙愿他加入了朝圣队伍。
       而未来的2000多公里,每一步路,他们都要这样走过,几步一叩首,只因心中有神明。有人为了洗刷心中罪孽,更多的人则是为了众生祈福,他们带着那些不能朝圣的人的心愿,在虔诚的仪式里走向心中的圣地。


电影《冈仁波齐》| 一个寄望来世的老人。

杨培爷爷,还有一个在母亲、父亲的背上完成朝圣之旅的孩子,一个民族的传承在朝圣中延续,逝世于朝圣路上的杨培爷爷平静而安详,从磕长头的朝圣之旅开始就有杨培爷爷的信仰,生命落于朝圣路上是何等之幸运和荣幸。一直强调不和村里上吵架和争执,强调杨培爷爷与世无争和谦和的修行一生,都是藏民们的虔诚的轮回信仰。
      面对至高无上的神,自认渺小的教徒们往往通过苦行来表达虔诚。对于他们,朝圣不仅是仪式,更是肉体和灵魂的升华。藏民身上神圣的气质得天独厚,与生俱来。远离尘嚣、祖传的教义、艰难的生存环境淬炼出信仰坚定,不怕吃苦,与自然和宗教融为一体的民族性格。

他们要去朝圣,去拉萨,去布达拉宫,去大昭寺,去冈仁波齐。


尼玛扎堆

磕头、前行、诵经、扎营......日复一日地行走在路上



扎西措姆


黑色的大地是我用身体量过来的

白色的云彩是我用手指数过来的

陡峭的山崖我像爬梯子一样攀上

平坦的草原我像读经书一样掀过

……

婴儿在行路伊始出生,老人在接近终点时故去,车祸,水洼,山崩,都是寻常,白日启程,夜晚休眠,生息皆在是自在皆是循环。朝圣之路上没有半分渲染的宗教虔诚,不是牺牲也不是奉献,朝圣只是怀着平常心间的敬意向山行去。在他们用千百年来的礼拜方式行进时,公路上是飞速奔驰的汽车,是其他世人的匆匆。可无论人间如何来来往往,普拉村人却只需向神山走去。


走到冈仁波齐,究竟需要怎样的原生信仰。


有的时候,他们要顶风冒雪在雾茫茫中向前,虽然看不清方向,却绝不能停下。


有的时候,他们会路过一大片烂漫的油菜花田,旖旎的春光美丽妖娆,他们却不敢耽搁。


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共同在会在河畔跳起锅庄,是为了给前路茫茫打气。


有的时候,身侧的山体滑坡让他们惊慌逃生,但依旧不敢回首前路。

无边漫漫的路,穿越暴风雪就会进入桃花盛开的村庄,就会遇到对他们纠正,赠予,祝福之人,穿越碎石和夜雨就会望见城市的光,得到抚慰得到爱情。普拉村的八人必须穿越冬季,才会到达雏菊青草蔓延的河堤,如同所有劳作后的休憩,他们赤脚在河堤上的舞蹈歌唱,不是狂欢,是平静的慰籍,是生而为人的本能的轻歌。
        这一路上,他们幸逢了孩子的出生,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与朝气,也经历了老人的死亡,恐惧于生命的无常与脆弱…

路上遇到藏族老者,请朝圣者到家里休息,他说“如果你许了个愿,请按照你许愿的步伐走,最关键的是你磕头的时候,要有颗虔诚的心”。作为一部以信仰为主题的公路片,朝拜就是一场信仰的“成人礼”,一行人经历各种各样的意外、困难与收获,实现了内心的彻悟与超脱,最终到达了现实与信仰双重意义上的“冈仁波齐”。
       在《冈仁波齐》的最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心所向往的这座神山。其中最年长的老人杨培,也在神山脚下悄然长眠。

《冈仁波齐》 | 他们终于抵达神山,我们终获俗世圆满。

        从1991年第一次进藏到2014年拍摄,导演张扬用20多年去完成西藏情结和电影朝圣心愿。

在2013年11月到2014年11月间,历时一年,于海拔2000-6656米的地域,经历全程2500多公里,11个素人演员来完成这部关于西藏的电影。
        阿里的大地一切都让人灵魂触动,给人们的印象就像是浓妆褪去之后的素雅,风雪远离之后的宁静。他们心灵宁静,不敢有半点奢求……因为他们信来世,他们把来世看的和今生同样重要,今生的所作所为,就是为来世而修

    

仓央嘉措有一首诗: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

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两步便是天堂,

却有那么多人因心事重重,

而走不动路。“


       作为一部藏语电影,《冈仁波齐》还向我们提出了“我们内部的他者”的问题。在观影过程中,“他们”的一举一动反过来倒逼“我们”面对自己的心灵,反思对西藏的各种“东方主义的幻影”式的想象和误读,去面对我们缺乏激情与信仰的日常生活。由此,“他们”的冈仁波齐,最终成为了“我们”的冈仁波齐。
       但世间事物有对人的承诺吗?看过《冈仁波齐》,我想是有。因为一切都像是早已经写好,所有的发生与遇见是在一个古老的法则之中,只是它用无常的方式来演示。



就像电影中的那首古老歌谣:

“我往山上一步一步地走,

雪从天上一点一点地下

在和雪约定的地方。

我想起我的母亲,

要为更多的人去磕头朝圣。

我们都是同一个母亲,

但我们的命运却不一样。

命运好的做了喇嘛,

我的命运不好,

——去了远方。”


冈仁波齐位于不毛之地的阿里地区,是世所公认的神山,被藏传佛教、印度教和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在藏语中的意思即为“神灵之山”。冈仁波齐并非阿里地区的最高峰,但它终年积雪的峰顶配上其独特的金字塔造型,让它远远看去,便极具神山的威严。曾有许多登山者试图攀登冈仁波齐,最后都以失败甚至是死亡告终。后来,冈仁波齐被禁止攀登,前来朝圣的人,只能以转山的方式进行。
       最后人们是怎样转山的,电影却在人们到达时就结束了。所以神山的存在有很大一部分的意义仅仅是为了人们向它走去。


2000公里的朝圣之路,经历100万次叩拜,穿越四季


影片不厌其烦地多次表现了队伍中每个人磕头的神情与姿势:始终目光专注、姿势规整、步伐稳健。途中也有个别人,不那么严格地遵循步数规则,多走几步才磕一个头。当被偶遇老人纠正之后,便毫无怨言,立刻端正了姿势与态度,重新回到队伍中来。如此的重复,再重复,叩首,再叩首,一行人从西藏最东边的芒康,一路走到了拉萨,而后又从拉萨,走到神山冈仁波齐。2500公里的路途,没有一个人落下一步。
在路上,朝着你我心中的“冈仁波齐”,心怀热爱和信仰,经历着一切经历。


未被智性打扰的信仰:《冈仁波齐》中朝圣者终于看到了神山


未被智性打扰的信仰:《冈仁波齐》中朝圣者在垭口系经幡、放飞风马旗

未被智性打扰的信仰:《冈仁波齐》中朝圣者每晚都要围坐在一起念咒祈福。

对于真正心怀信仰的人而言,信仰就不会仅是一切可供外化的形式与物质载体,更不会是渴望某种回报。信仰应当是《冈仁波齐》里的主人公们那样,在天地众生之间面对佛主面对自我,无愧且坦荡。

就像《冈仁波齐》幕后花絮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生活方式是完全正确的。神山圣湖并不是重点,接受平凡的自我,但不放弃理想和信仰,热爱生活,我们都在路上。”


▲ 《冈仁波齐》 (2015) 每人都有一条朝圣之路


视频:《冈仁波齐》幕后花絮。

视频:《冈仁波齐》特辑 一个导演的旅行。

通常很多时候,张杨不愿被简单地归入“第六代导演”的行列。事实上,他与多数“第六代”所走的路也不一样。王小帅、娄烨等人的早期作品都在海外反响热烈,但也都遭受过电影被禁,拍摄资金短缺的坎坷命运。张杨的运气要好得多。他的处女作《爱情麻辣烫》与美国制片人罗异合作,电影不仅顺利上映,还创造了当时的票房纪录。


▲电影《爱情麻辣烫》剧照。

      张扬善于交流,在与人打交道上游刃有余。他的首部电影没有“关注边缘人物”,也没有太多“自传色彩”,而是讲诉了五段不同年龄层的都市爱情故事。1997年张扬凭借此片
获得第1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和第5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 。1999年因执导电影《洗澡》在西班牙第47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上获“最佳导演银贝壳奖”  。2001年导演的电影《昨天》获得第四届曼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翼奖” 。2002年出演电影《开往春天的地铁 。


▲电影《洗澡》海报。

1999年拍《洗澡》那些在澡堂里沐浴过的人们,最终纷纷离开,这些老北京或去了昌平,或去了大兴,曾经悠然自在的北京慢,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通过这个意象,这部以京城澡堂子为主要背景的影片,终于实现了凡尘与神明的连接。藏民老人摇着转经筒,带着小孙女去圣湖洗澡,祖孙俩走了很多很多天,终于在最寒冷的冬日到达了目的地。


《洗澡》剧照
与上一秒喧闹的澡堂反差强烈,片中反复出现老爷子对于一张图片中一个藏族老妇和女孩要去圣湖沐浴的讲述。洗澡,在“圣湖”的讲述中,呈现出精神上的升华。画面中只有祖孙两人,周遭是安静的,突然就恍若隔世,整部电影开始变得庄严。而导演张杨却因为拍摄这几个镜头,差点死在西藏。他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几乎双目失明。
《洗澡》之后,张杨的电影更像“第六代”的作品了。《昨天》《向日葵》都探究个人的精神世界,或多或少有了自传性质。也是从这时起,张杨开始变得小众。电影票房不尽如人意,曾经一起写剧本的好哥们儿各自单飞,他也不再和制片人罗异合作,接下来的电影该怎么做,张杨要重新选择。

早年的张杨(左二)

         电影中的贾宏声是张杨的好朋友,他们都热爱摇滚。《昨天》讲的就是贾宏声自己的故事,他和同为演员的父母一起,在镜头前演绎了自己吸毒、戒毒的经历,毫无保留地展示了自己痛苦不堪的内心世界。

“我特别理解贾宏声,他的困惑,他和世界的那种隔阂,那种孤独感,我也有,只是他太极端了。”张杨说,他在这个偏执的同伴身上,看到了他们这群人的痛苦。


▲电影《昨天》剧照。

▲电影《昨天》海报。

        2005年张扬凭借影片《
向日葵》再次获得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2007年执导并编剧的公路电影《落叶归根》在第5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独立影评人(全景单元)最佳电影奖 。2010年张扬首度尝试的商业类型片《无人驾驶  。2012年5月8日张扬执导老年人的“青春励志片”《飞越老人院》上映 。


▲电影《向日葵》海报。


▲电影《落叶归根》 (2007)剧照


▲电影《飞越老人院》剧照。


▲电影《飞越老人院》海报。

       在创作上飞越老人院要好于《无人驾驶》,故事的整体构架符合张杨的想法:“但原本是个黑色幽默的故事,因为一些原因,改成了一个有点温暖的结局,这是我不太满意的地方。”《飞跃老人院》的口碑远远好于《无人驾驶》,但电影1300万元的投资和600多万元的宣发只换来了350万元的票房。张杨总说自己不在乎票房,但面对眼前的落差,他还是有些猝不及防。2014年张扬执导公益微电影《
大山里的声音  。
与拍《无人驾驶》《飞越老人院》时期相比,现在的张杨平静多了,但矛盾依然存在。“电影拍完,后面的事就和导演无关了。”张杨顿了顿说,“当然,哪个导演不希望自己的电影被更多人看到?”


▲电影《无人驾驶》剧照。

“我们喜欢法国‘新浪潮’的戈达尔、特吕弗,喜欢德国的法斯宾德,喜欢拍纽约的马丁·斯科塞斯,归根结底是喜欢两样东西:现实和城市。我骨子里其实挺摇滚的。”一身藏族行头的张杨突然定义自己,“摇滚的本质就是自由,别管我做什么、穿什么,只要是以个人意志做出的选择,就都符合摇滚精神。”
         
“张杨是我们这群人里成熟比较晚的,很多时候都像个小孩。”刁亦男觉得,张杨的底色其实不是摇滚,也不是藏文化,而是温暖。“他的电影总是讲一些市井生活,父子情、兄弟情和温暖的爱情。他总是用温柔的眼光来看待生活中的忧伤。别管他是文艺青年还是摇滚青年,温暖才是他的基调,电影和人都是这样。”


▲导演张杨(右二)。

《冈仁波齐》的逆袭,以及导演张扬的坚持与困惑。

        在眼前这个“康巴汉子”款张杨身上,很难找到热爱摇滚乐的证据。但他的大学同学、DJ张有待说,当年张杨从中山大学转学到中戏,发型突兀,一身行头也与众不同,人如其名,非常张扬。爱上摇滚的张杨越发愤世嫉俗,觉得身边都是浑浑噩噩过日子的人,而他不一样,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要反抗、要自由,要探索生命的意义。

▲电影《冈仁波齐》 (2015)剧照 | 一行11人的朝圣队伍一路磕长头前往神山冈仁波齐


▲电影《冈仁波齐》 (2015)剧照 | 白塔旁经幡飘舞


▲电影《冈仁波齐》 (2015)剧照 | 朝圣者向雪山深处进发

▲电影《冈仁波齐》 (2015)剧照 | 帐篷被大雪覆盖。


电影《冈仁波齐》 (2015)剧照 | 朝圣者的鞋因长途跋涉磨破。


▲电影《冈仁波齐》 (2015)剧照 | 朝圣者日常生活
        在藏文化里,马年是神山冈仁波齐的本命年。张杨追求仪式感,希望在马年把它和《皮绳上的魂》拍出来。摆在他眼前的第一个难题是找投资。早年拍电影,张杨没为钱发愁过,但眼前的两个片子,无论从题材还是他希望呈现的影像风格,都没有能赚钱的卖相,想要筹钱不容易。
       《皮绳上的魂》起码是个完整的故事,《冈仁波齐》连剧本都没有,他只能和投资人说说自己的想法,大致的拍摄方式和希望呈现的风格,能不能拍成他都不敢打包票。“谁敢投啊!”张杨也觉得,自己这看起来不靠谱的项目有些为难投资人。


《皮绳上的魂》剧照。

        拍完《冈仁波齐》,张杨把剧组扩张到120人,又花费两个月拍完了《皮绳上的魂》。在藏区的10个月,张杨几乎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只有缺钱时,才打电话催催投资人。
       
张杨导演的西藏题材电影《冈仁波齐》上映。这部安静的公路片在《变形金刚5》的喧嚣中辟出了一条幽径——9天,票房破2700万。《冈仁波齐》的院线排片也从最初的1.6%升到了5.9%截止71日,更是飙到5100万,在所有上映影片中排名第五位。


《冈仁波齐》宣传海报

朝圣者把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全部奉献给信仰,
全部奉献给冈仁波齐。

他们不惧怕风雪、不惧怕苦痛、不惧怕危险,
一路向着冈仁波齐的方向,
这就是心中唯一所念,简单、纯粹、无所杂念......

他们到了拉萨,到了布达拉宫,到了大昭寺,
他们转山、转寺、转佛塔,葬了在神山下去世的老人,
他们说这是福气、是缘分。

▲电影《冈仁波齐》 (2015)


▲电影《冈仁波齐》 (2015)


        我们都有为生活所累的时候,看着世间万相,累世辗转,今日你欺他三分,明天他报你一世。生者扮作他人相的,欺心之;生者贪着无度相的,劳碌之;生者造业而彼时不偿者,轮回之;如是我闻,从闻思修,入三摩地。明心见性,直指世间,若是真的虔诚走过那样一段路,
让风马、经幡、山川和河流融进自己虚妄已久的灵魂。

“对于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赫尔曼·黑塞《德米安》


朴树 / No Fear In My Heart | 《冈仁波齐》主题曲。


《如是》第一期丨24′13″ 朴树:奄奄一息过,才是真正的我。

       在外界的印象里,朴树敏感、天真、脆弱,孤独执拗,格格不入44岁,面对镜头的朴树依然拘谨。 他说话很慢,偶尔磕巴,表达自己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却非常清晰。

“歌词也可以骗人,但是旋律骗不了人,相对于歌词来说,我宁愿去相信你唱歌时的语气、你的咬字,我觉得那个比歌词更真实……我永远觉得自己做得不好,我认可自己的时间非常非常短,我觉得影响自己的创作往前走的障碍,就是不笃定……我不可能有特别轻易的生活,因为我想要的那种满足感,很难(获得)。”

       44岁的朴树,远不只是我们所想象的少年,他的内心有宽广的纬度,有坚定的方向,同时又能看到自己的局限,他一直在渴望某种蜕变,而这种蜕变需要经历反复的自我怀疑、自我否定,他选择了一条不轻松的路。 


大家却都还沉浸在电影中一幕一幕的画面当中,
不少观众都留下了眼泪。
电影结束后,
部分观影的朋友们移步到了西湖路的天长地久咖啡厅。
因为此次观影之后,德阳广播观影会还联合
天长地久咖啡为大家特别准备了一个观影分享会。



▲诸神间交相辉映 | 分享人子舟


分享会由德阳广播2017全新改版节目《星光电影院》主持人子舟主持。现场还邀请到了去过冈仁波齐以及有着丰富户外经历的朋友,和大家分享观后感以及户外经历。

子舟:在藏传佛教里,马年是释迦牟尼降生和成道的年份,也是冈仁波齐的本命年。这一年里,诸神都会聚集到冈仁波齐。平常年份,朝圣者来此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二圈可免地狱之苦,转108圈今生成佛﹔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的十三圈。



转山·转水 | 分享人Henry老师


分享人Henry老师去了十多次西藏,其中三次分别徒步、骑行、自驾去了冈仁波齐。他在这次分享会中带着大家在精神上转山冈仁波齐。

Henry老师:我们一路沿着高原而来,路上的戈壁河流曾美的让人无数次震撼,而最让人动容的却永远是这样简单却真挚的场面。长大之后我们发现现实里并没有武侠中的江湖世界,可当我们却爱上了远方。所以我走到了远方的上方,叫做西藏。这里有草原、戈壁、素未平生却肝胆相照的兄弟、并未倾心却美丽真挚的姑娘。我们也就是在这一个个简单的场面里,融进了心向往之的“江湖”。大自然的能量多么神奇,人类理应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也绝非对立。



路上的朝圣| 分享人CK


分享人CK是一位户外运动爱好者,在他的骑行记录里,最远的不是骑去西藏,而是从希腊骑回北京。“我虽然没有去过冈仁波齐,但是在影片中看到的画面能让有一种相似的感觉。”

CK:很多人会羡慕那些安定虔诚的藏民,认为他们不再为生活而迷茫。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会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的信仰,当然并非必是佛祖。找到灵魂安然的方式也有很多,转山只是其中一种。转山之后,若能在生活中时时想起用起当时的感受,用以拥抱内心的笃定和踏实的生活,那便是每天都在神山的怀抱之中。他们为什么要磕长头,我也想不明白。但是,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到那儿去。


信仰在路上 | 分享人一一


一一 是一位白领高管、旅行爱好者,她在分享会中说起自己去冈仁波齐的经历。在去的时候,一一没有信仰,她也不了解佛教是什么。在藏历马年去到冈仁波齐,放下自己的工作,没有休息就飞到了拉萨。一路去到冈仁波齐。排除万难废了那么大的劲,终于看到了冈仁波齐。说到这里,一一不由的落下了眼泪。

一 一:转山走到中途时便可看到神山的背后,那里景色开阔壮然。晨起时看到冈仁波齐日照金山,整个花岗岩山体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我跪地朝拜,磕长头。双手合十在头顶,目前,胸口顶礼,五体伏地,双手自腰向头顶划一个圆。在朝拜中,丝毫不觉痛楚,也没有特别的喜悦,只有平和,平和得就象是西藏的天空,平和得一尘不染。为了那份感触而想起曾经的梦想,自己的期许:在一个平坦的地方,冈仁波齐一下就显现在我的眼前,没有任何原因,我的眼泪哗的就流下来。


失去 | 分享人黄平


在说到天葬台的时候,观影爱好者黄平上台讲起天葬,然后谈到失去。

黄平:小时候喜欢看武侠,里面的主人公往往年纪轻轻却英气逼人,用偶然得来超群武艺打遍天下。他们的身边总有些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身后也会有一群姑娘排着队的对自己奉献真心。他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吃完抿抿嘴上的油水随意抖抖宝剑便能惩恶扬善,成为绝世大侠。小时候我们都做着这样的梦,梦想世上有一个江湖,梦想自己成为江湖里的侠客,豪情肆意,仗剑走天涯。一念成魔,又一念成了佛:其实我们在修行就是在失去失去所有我们觉得不好的东西,先破后立这才是修行

生死 | 分享人大学教师孙艳


分享人——大学教师孙艳,从一开始到影片结束,孙艳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信仰和生死。影片中去的时候是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也是是一个人。但是在这条路上他们经历了生和死。在生死面前,其它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孙艳:在到达天堂之前,这一切来得并不单纯。我曾经把尘土、砂石和晓风残月当作生活,象鹰一样翱翔于雪山之巅,当我俯下身来,发现有一种高度,比雪山更高,发现有一汪湖水,比海洋更加深邃。草原已绿,鲜花竞放,马群和羚羊突奔于辉煌之上。神山圣湖,白云苍苍,牧民们把虔诚挥洒在磕满长头的朝圣路上。我用了三年时间磕完十万个长头,但是这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