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82017

戏谑与真实 | 喜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表演,舞台宛若镜中(郑州)

中国交通广播网 CTBN.CN 郑州电台都市广播汽车调频

7月14日上午由FM91.2、灵动·光明行、开心简史主办的小剧场戏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媒体见面会在千禧广场B座进行。有人说:大玉米是大郑州的高大上,关虎屯就是老郑州的素颜妆。如今的郑州的都市村庄已经被现代化城市剥落成一个个公交站名,记录着曾经的记忆。《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反应无数个生活在关虎屯的小人物在郑州不同的领域来自不同的年代辗转腾挪,以诙谐幽默的方式从人的个体来表达郑州这个城市。FM91.2的主持人钰莹介绍了出席本次话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媒体见面会的嘉宾。


FM91.2的主持人钰莹。


       《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出品人胡华敏、郑州人民广播电台FM91.2郑州都市广播总监郭应巍、
郑州市金水区文化产业办公室今日头条、郑州晚报主任张爽、灵动光明行副总经理李迎春、《关虎屯的艳俗生活》总导演刘保利、郑州人民广播电台FM91.2郑州都市广播常务副总监林夕、《关虎屯的艳俗生活》男主角郑经的扮演者 FM91.2主持人张弛、《关虎屯的艳俗生活》男主角郑经的扮演者河南省话剧院演员宋小春。同时也要感谢映象网、大河网、新浪河南、腾讯大豫网、中原网等媒体朋友的大力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这台话剧是由FM91.2的主持人张弛独挑大梁完成独角戏,(从左往右)主演张弛、宋小春。


      实验戏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围绕三个名为郑经的人物展开,这三个人物皆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从自我暗示的电台DJ到一腔爱情幻想的相亲男再到归于平静的的哥,人物年龄跨度极大,三个演员在舞台上除了演之外,还要现场开唱不同语言的歌曲,玩转口琴、吉他等多种乐器,更有精彩舞蹈。
见面会上,导演刘保利携一众主创出席。现场,他围绕表现形式、创作主题向大家详细介绍了该话剧;该剧监制郭应巍从城市与文化的角度还原创作背景;主演们更是踊跃分享拍摄趣事并现场大秀演技。

郑州人民广播电台FM91.2郑州都市广播总监郭应巍致辞。

见面会上,监制郭应巍在讲话中表示,“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话剧是一个城市的名片。就郑州来说,甚至放眼整个河南,真正形成规模的有连续演艺市场的文化产品是少之又少。我们需要有长久生命力的本土化的艺术产品,《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聚焦于当下,聚焦于底层人物,反映现实才能引起共鸣。同时,关虎屯是老郑州的代表,是老郑州的记忆,这又是一种情怀,关虎屯的前世今生,实际上是郑州这些年来的发展。这部话剧是给千千万万生活在郑州的人看的,也是我们的创作初衷,创作属于郑州人记忆的艺术作品。”

灵动光明行副总经理李迎春致辞。

李总稍稍跟我们剧透了一下:“ 对于郑漂族们来说,是一段刻苦铭心的回忆挥之不去,甚至始终在脑海中屹立,无论现在走多远,永远不会忘记当年梦开始的地方这个故事关于生活和理想、现实和梦想,奔波在郑州的辛劳,现实中的无可奈何,你曾经有所经历、有所体会的,就在这里。周穆王姬满狩猎管城圃田村,护主心切高奔戎擒虎而有关虎屯。关虎屯是郑州的缩影,郑经是每一个你我的缩影,在浮华的社会里忙于奔波,却无暇享受内心的富足,我们怀揣截然不同的梦,以不同的方式与这座城市和解。


       微剧透
《关虎屯的艳俗生活》从演绎为保护周穆王,卫士高奔戎与猛虎搏斗,最终高奔戎生擒猛虎并把虎作为礼物献给穆王关虎屯地名来源的故事带入到现在。前戏是《关虎屯的艳俗生活》的戏中戏,占戏的二十分之一篇幅,讲的是关虎屯的前世,距今千年有余。大地是君王的臣妾,狩猎是君王与大地的前戏。


话剧会用皮影戏的形式讲述关虎屯地名来源,然后从这个故事代入到现在。


《列子·周穆王》:“不恤国事,不乐臣妾,肆意远游。”说的是周穆王,说的是周穆王好狩猎,远游是穆天子打的幌子。公元前977年6月26日,穆天子“远游”至管国(现在的管城区),麦收之后的大地空荡荡无一物可遮挡,鸟兽早就作鸟兽散,穆王无猎物可狩。王今日悦,闲散游荡在旷野中,公元前的天气除了空气质量,其它的和现在相差无几,也是热就一个字,于是王与护卫队便傍了林子边上行走,有些许凉意在,王心倒也惬意。
君王是大地的君王,而虎作为兽中之王倒没有觉得,无声无息,一只老虎丛林深处到了林之边缘,择草木茂密处等穆王。穆王无觉,其坐骑倒是有了警觉,不停的嘶叫,穆王尚觉得奇怪,不停的以缰绳示意胯下之马,那老虎知道时不再来,腾空而起,飞了过来,穆王恍惚间觉着有一黄色巨物朝自己飞来,惊都未来得及吃,那老虎已到眼前。



比说时迟那时快还要快,贴身卫士高奔戎已经出现在穆王和老虎之间,那老虎硬生生撞在高奔戎胸膛上,高奔戎顺势倒地,借那老虎之力将那老虎四脚朝天翻了个个儿,那老虎岂是凡虫,翻身扑倒高奔戎用了一个动作,一张大嘴,满嘴钢牙,欲将高奔戎的头含在口中。高奔戎亦非凡人,早把铠甲团了,那老虎的嘴到了,他使了全力顺势将铠甲塞在那老虎的口中,其他二十余名卫士也早已来到近前,众人用各种绳索将这只老虎绑了个结实。
五十六岁的周穆王惊魂未定,众卫士早已跪在马前,高呼吾王受惊,穆王回过神来,此次“远游”有此一惊便告一段落打道回府。路遇至东圃,天色将晚,穆王有些乏累,就停下来歇脚,有大臣备了笼子将那只老虎关在笼中,抬到穆王面前供王赏玩,穆王看到那只猛虎的眼中竟有了臣服意思,王心大悦,招呼随身大臣,此地以后更名叫关虎屯如何?

刘保利,被称之为中国商业戏剧票房奇迹的缔造者。他也是最能够回答关虎屯的生活到底有多“艳俗”的人。


《关虎屯的艳俗生活》导演刘保利说:我拒绝简单、表面地模仿现实生活,希望挖掘生活层面下的社会意义,让自己有直觉的社会批判意识,尤其面对这已经完全互联网化了的世界,找到赖以言说的内容。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表象下隐含着一些溃败的创口,快餐和机器复制式的文化,日益庸俗发腻的平民日常生活,社会充斥着各种肉欲、物欲的商业化,加上面临精神信仰的饥渴,这一切都是我所密切关注的问题。我希望《关虎屯的艳俗生活》让观众在剧场里有质量的笑。

剧中吉他、口琴、即兴作诗,方言、说唱、脱口秀,多种艺术形式有机贯穿始终。


       小剧场戏剧在英文中没有十分贴切的对应词,有人写作“Experimental Theater”,而这个词组的原义就是“实验戏剧”,可见“实验性”与“小剧场戏剧”有着密切的联系。所谓“实验戏剧”是以“传统戏剧”为对立面的,或者是对传统戏剧观念的改造,或者是对传统戏剧观念乃至社会体制、文化构架、道德规范的的反叛和否定。不少小剧场戏剧具有前卫性和反戏剧、反传统的离心倾向。我想认真做一部小剧场戏剧,希望通过《关虎屯的艳俗生活》打碎传统戏剧观念的桎梏,探讨戏剧的本质。
小剧场戏剧”的概念相对于大剧场而言,是一种在“小型的”剧场内进行的戏剧演出。
       离开了从建筑结构上将表演区和观赏区截然分开的大剧场,将戏剧演出的“共享”特性在一个“小”的剧场空间里突现出来,这使得不是在某个演出局部而是在整体演出构思中将表演区和观赏区处理成界线模糊甚至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为可能。就这部话剧而言,小剧场演出能将观众更好的带入话剧,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在话剧中在演员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自2016年6月24日张弛“为爱而唱”个人演唱会后人气大涨,成为名副其实的迷妹收割机。能驾驭各种角色,演绎出不同人的不同生活

      广播主持人是种什么样的存在?FM91.2让你看到了无限可能在镜头前,也能游刃有余。能在演唱会上,也能绽放光彩。而在这个夏天,广播主持人不断尝试、挑战继续!FM91.2郑州都市广播重磅推出——首部郑州本土舞台喜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都市村庄已经成为历史,离人们越来越远,只能是郑漂族共同的回忆,共同的念想,更是成了郑漂族永远说不完的共同话题。7月16周日至周四每晚19:30,丹尼斯大卫城六楼小剧场欢笑上演。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郑州本土舞台喜剧,绝对不容错过,郑州文化郑州戏,需要您的参与和支持

MIX小剧场喜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演出信息。


当下,互联网早已融入了城市发展之中,是现代化城市发展的重要工具,更是重要推手,因为网络存在,我们听到“网红”,看到“直播”。也可以听到不同城市的歌,不同城市的剧。立体而鲜活的表达着现代都市现代人的生活。这其中,不乏有经典传承,成为一个城市文化符号,为城市增色不少。而郑州地处中原,早已跻身中国中心城市行列,除了固有、为之骄傲的豫剧外,新形势下,互联网催生的经典文化实在有些少。舞台剧《关虎屯的艳俗生活》,便由此拉开了序幕,该剧由著名导演刘保利亲自操刀,艳俗艺术家是严肃的思想家,他们认真思考着重大的带有社会性的问题,塑造精品力作《关虎屯的艳俗生活》搬向舞台。


不疯魔不成活,魔幻的舞台表现手法,中规中矩镜框式的舞台,还有疯魔的张弛。


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就会有多深情,戏的男主叫郑经;一台戏有多荒诞就会有多不矫情,戏的主题是艳俗。郑漂的奋斗史,魔幻的舞台表现手法,中规中矩镜框式的舞台,两位疯魔的演员。《关虎屯的艳俗生活》会真正定义河南的小剧场戏剧吗?不保证你喜欢不排除你迷上,如果因此能打动你,并由此改变你的生活轨迹,那是剧情背后的邂逅,也许正是你苦苦寻找驻足的驿站。
       所以,生活在郑州这个城市,你是否因为梦想而拼搏!努力!是不是也曾在深夜辗转反侧因为种种无法入眠?每一次的不顾一切不一定有回报,可那些不甘就像在生命中扎了根——梦想也好、爱情也好。拔不掉,只能继续...我们除了向前看,也总会想想以前:那时的自己,从容又怀念。那些总能让人提及的事情,都发生在关虎屯,那些不同的人生、多样的生活,都充斥着郑州的颜色。


冯内古特 | 幽默是一种远离残酷生活,从而保护自己的方法

今年也就是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去世后的第十个年头,他的女儿娜内特将父亲作于80年代的一系列涂鸦结集出版。这些涂鸦一部分在冯内古特之前的作品集中出现过,但大部分都从未外流过。90年代的一天,娜内特意外在自家信箱里发现了父亲寄来的这一堆涂鸦。“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因为画画一直是他对抗情绪错乱的一种方式,”娜内特说,“后来他去世了,我就更难处理这堆东西……直到今天。”(注:配图为冯内古特画作。


       珍贵视频资料:冯内古特关于小说写作的演讲,搬自YouTube。↓↓↓


这次演讲中,冯老用情节的“小确幸”和“小确丧”代表纵轴,故事的起点和终点代表横轴,为我们总结出了小说写作的四种模式:第一种是读者们最喜闻乐见的“畅销小说”模式,除此之外,冯内古特还提出了“男欢女爱”模式、“灰姑娘”童话模式,以及最后负能量无限循环的“卡夫卡”模式。

        举个栗子:想写一本受大众喜爱的畅销书吗?那就塑造一个还算命好的主人公,但一定要让他在剧情进展中遇到挫折、坠入低谷,但经历重重考验最终获得成功。这总会让人感到备受鼓舞。



冯内古特和马克·吐温一样以黑色幽默著称,后者也是他的心灵密友。1991年,冯内古特在《比死更糟的命运》中写道:“最终,马克·吐温不再嘲笑自己的痛苦以及周围的一切。他宣布生命是扯蛋。他死了。撒旦无法取消上帝已经完成的事。但她至少可以让上帝创造的小玩具少一点痛苦。她发觉了上帝未曾察觉的东西:活着意味着要么乏味得要命,要命害怕得要死。


人文主义者要求自己体面、正直地做人,但并不考虑来世的报答或惩罚。第一次工业革命淘汰了人类的肌肉,第二次工业革命淘汰了人类的智力,第三次工业革命……哦,在一个工业和革命、电椅和永磁电机的世界上,是不是还允许存在一个角落,让人类卑微的、软弱的、难于启齿的感情,能幸运地,生还?



书中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总是病态的人物典型,阴沉而痛苦的幽默,荒诞而杂乱的情节,麻木而残酷的现代世界:我们都是受困于时代的“囚鸟”——既想要逃离,又踟蹰不前。在命运这个庞大的转轮里,倘若我们想要获得终极救赎,至少应当先学会心平气和。“除了作品本身的价值外,《囚鸟》也因带有冯内古特浓重的个人情绪而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对于这样一位跨越民族性的写作者,善于黑色幽默的美国作家,没有人会错过他的回忆与自我审视。小说之外,我们可以借着瓦尔特·斯代布克的形象,走进冯内古特的内心——一个以笑表达绝望的作家,看看那个时代的他,经历过怎样的痛。

There is no gate, no lock, no bolt that you can set upon the freedom of the mind.

Liberty 自由 弗吉尼亚·伍尔夫


大萧条时期,冯内古特的母亲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疾病。“当母亲发疯后,她将所有的轻蔑和憎恨都抛掷到我父亲身上,一个非常温顺无辜的人。”冯内古特后来写道。母亲最终自杀,她的悲剧给冯内古特留下了极大阴影,以至于他一生都很难与女人相处,到死仍牢牢记得,小时候有个姨妈告诉他,“所有的冯内古特都害怕与女人打交道。”


冯内古特的小说《囚鸟》包含了一个时期特有的几大历史事件:


      
有美国大萧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有西斯和钱伯斯事件,有朝鲜战争以及水门事件……冯内古特以“没正经”的手笔去讽刺、挖苦,却恰恰写出了一部真实而正经的历史著作。阅读《囚鸟》,对着那些不可思议又荒诞不经的事件,很多老一辈人大概会会意地点头。与那个时代的紧密结合,让《囚鸟》这本书有了一点点排他性,如果完全不了解那段历史,读起来会有点吃力。不过,有价值的作品,往往都只是在一部分人之间引起强烈的共鸣,这一点,自然不足为怪。于是,有人把《囚鸟》定义为一个时代知识分子们的集体自传。


冯内古特 (1922—2007),自画像



       1922年11月11日冯内古特出生祖先是德国移民,他自己则1922年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建筑师,母亲来自富有的酿酒家庭。他是三个孩子中最小的。

20岁时,冯内古特就读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化学系,在拿到学位前,应召入伍。作为德裔美国人,冯内古特的民族身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受到严峻考验。战争初期,冯内古特坚决反战,为《康奈尔太阳报》撰写了不少反战文章。但在日本军队偷袭珍珠港之后,他改变了立场,志愿应征入伍,赴欧洲参战。


冯内古特与伯纳德两兄弟,当时冯内古特还没去参军,刚刚20岁。

一战期间,美国社会强烈的反德情绪和母亲的精神病症给年幼的冯内古特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二战期间,他先是反战,后参军,被德军抓捕后关押在德累斯顿,却逃过了死伤无数的德累斯顿大轰炸。这直接导致冯内古特在战争结束后彻底丧失了内心归属感。他从此将自己称为一个“没有国家的人”,并在后半生中经历了反复的精神折磨。


“如果你真想伤害你的父母,但天生又当不了同性恋,你至少还有个办法:投奔艺术。我不是在开玩笑。艺术不是养家糊口之道,是一种让生命变得更可以承受的非常人道的方式。老天,玩艺术不管玩得好或烂,都能让你的灵魂成长。边洗澡边唱歌,跟着广播跳舞,讲故事,给朋友写首诗——即使是烂诗。我不知道月亮上是不是住着人,如果有,他们一定把地球当做他们的疯人院。


著者:〔美〕库尔特·冯尼古特 译者:刘洪涛 等 


1945年,23岁的冯内古特遭德军俘虏。他被囚禁在德国东部萨克森州的德累斯顿战俘营时,德累斯顿遭英美联军发动大轰炸,冯内古特与战俘躲在地下储肉室,整座城市在炮火烈焰中被烧成废墟,他是仅有幸存七名美军战俘之一。他是一个德裔美国人,在成为俘虏期间,他看到英美空军在德军战败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对不设防的历史文化名城德累斯顿实施狂轰滥炸,整个城市被摧毁殆尽,十多万无辜居民丧身其中,冯内古特因被关押在屠宰场的地窖中,侥幸一劫,这段恐怖的经历,对冯内古特来说刻苦铭心,让他看到民族间的仇杀如何达到歇斯底里的疯狂程度。所以,他把自己最后一部作品命名为《没有国家的人》,这显示——在精神归属上,他已经不再把美国当成自己的祖国。



我想让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合情合理。
这样,我们全都能得到幸福,
没错,我们就不用紧张。
我编了谎话,所以他们都很高兴,
于是我把这个悲惨的世界变成了一座乐园。
——·冯内古特《没有国家的人》


 1973年,一位采访者问库尔特·冯内古特,为什么他开始写科幻小说。他回答说:“我当时在通用电气公司工作,那时二战刚刚结束,我看到一台给喷气发动机和燃气轮机切割转子的铣床。”正是这台由电脑操作的机器启发冯内古特撰写了一部小说:《自动钢琴》(1951年发表)。这部小说描述了一个未来社会,那时工业已经完全实现自动化,但却付出了巨大的人力成本。“写出一部科幻小说是不可避免的,”他告诉这位采访者,“因为通用电气公司本身就是一部科幻小说。



小说《自动钢琴》


《冯内古特兄弟:魔法屋中的科学和小说》金杰·斯特兰德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不过根据金杰·斯特兰德新书《冯内古特兄弟:魔法屋中的科学和小说》中的描述,冯内古特在通用电气的所见所闻远不止一台铣床那么简单。1947年至1950年,他曾为该公司的宣传部门撰写新闻稿,并向全美各地的报刊杂志投了许许多多以通用电气的产品和发明为主题的文章。他的哥哥伯纳德·冯内古特当时也在通用电气的研究实验室从事科研工作。(注:这个实验室被该公司的公关专家戏称为“魔法屋”。)

通用电气的研究实验室被该公司的公关专家戏称为“魔法屋”。


库尔特·冯内古特代表作:《猫的摇篮》。此间任职于萨博(SAAB)汽车经销商


在纽约州北部庞大的通用电气斯克内克塔迪企业园区,冯内古特整日与伯纳德和园区的其他人耳鬓厮磨。与他们交往时,冯内古特时刻不忘给他卖给流行杂志的短篇离奇故事搜集素材。他早期许多小说的创作灵感,都是源自通用电气科学家的发明和实验,例如《谷仓效应报告》、《要塞空间》、《埃皮凯克》和《猫的摇篮》。(注:1951年发表处女作长篇小说《自动钢琴》。1963年发表成名作《猫的摇篮》。1969年发表代表作《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


冯内古特:“如果上帝今天在生,他应该是个无神论者。”


由于二战战俘的经历则成了他的代表作《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故事的核心,并成为他日后写作的重要灵感来源。那些受爱国精神感召,以为上战场就是荣誉,战斗至死的孩子们,未必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地狱。奥黑尔太太希望他们老老实实说出真话。他们在那里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而他们又经受着怎样的折磨。


1945年,美英战机向德累斯顿投放燃烧弹,冯内古特和同伴被派去清理尸体,这是他生命中的重要经历。这成为了作品《五号屠场》的原始素材。小说《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出版于1969年,讲述了一个步兵团的侦察员发现战争恐怖的故事。一名英国团长在书中说:“我们忘记了战争是一些孩子在打。我看着那些刚刮干净的面孔时被震惊了。上帝啊,这是孩子们的圣战啊。”



       冯内古特见过地狱,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说。后来冯内古特的成名作《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部分混合了一些现实生活,比如涉及《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的创作动机。作者实际上想写一部看起来带点美国硬汉气质的战争片,但他的战友夫人——奥黑尔太太却一击中的:你们当时只是孩子


冯内古特在小说《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里总结了他的哲学:“亲爱的孩子们,你们好。欢迎来到圆形的、潮湿的、拥挤的地球,这里夏天热、冬天冷。我只知道一条规则,‘你们得善良点儿’。我想尽可能地站在边上,在边上你可以看见你在中间不可能看到的各种东西。只要不掉下去,我就想尽量站在接近边缘的地方,在边缘能看到很多在中间看不懂的东西。


《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作者: 库尔特·冯内古特 


      长篇小说 《五号屠场:上帝保佑你,罗斯华特先生》的叙述者和故事的亲历者是两个人,叙述是由“作者”来承担,而故事的主人公是毕利·皮尔格里姆。主人公参与到了二战的战事当中,在二战中被德国人俘虏,并被指派到德累斯顿进行苦役。尽管他曾听到德累斯顿不会受到轰炸的保证,但是英军对德累斯顿展开了大轰炸,摧毁了这座古老的城市,并且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二战后他回到家中,成为了一名配镜师,在一次飞机事故之后发现自己拥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故事也是按照这种穿越的方式打碎了文本线性叙事结构,穿插叙述,给人以时空错乱感。这暗示着主人公因为战争创伤产生了精神分裂。

      由于冯内古特二战后曾供职报社的缘故,浸淫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新闻界多年,写起报社里的门门道道自然是驾轻就熟,手到擒来。其中,弗雷德对导语、书写的要求,表现出美利坚同行难能可贵的专业主义诉求。至于孜孜不倦挖掘“人类愚蠢行为”,也许是冯内古特对身处的这一光怪陆离世界的揶揄。小说里,名字叫弗雷德•哈克尔曼的本地新闻版主编(相当于社会或调查新闻部部门主任),秘密策划了一起轰动圣诞节的爆炸性新闻,从而保障了报纸的畅销。此番“浮华造作” 的,“腐朽虚伪”的资产阶级新闻观。

众生安眠 英文原版 While Mortals Sleep Kurt Vonnegut Vintage Classics



      《众生安眠》是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未出版的短篇小说集,精选了16篇短篇小说。《众生安眠》秉承冯内古特一贯的幽默,和他的其他小说一样,每个故事都是一则寓言,在工厂、酒吧等熟悉的场景,刻画了平常人的梦想、恐惧和激情,以及这个冷漠得有时让人啼笑皆非的世界。这些寓言式的故事优美耐读,充分体现了冯尼古特超乎寻常的观察力和想象力,给众生留下一个珍贵的礼物:关于世界现状和本质的沉痛反思,对理想生活的憧憬。在他的书里,冯内古特用了一个戏谑的形式去包装一个悲伤的故事。幽默,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冯内古特说“我们大声地笑,是因为恐惧。”


   
       这位幽默科幻和黑色喜剧著作创始人冯内古特,在2007年3月间不慎跌倒,伤及脑部。2007年4月11日冯内古特在纽约市病逝,享年84岁。冯内古特被称为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但他却选择用黑色幽默的方式进行文学写作,两种矛盾情绪综合的后果,是一种透彻又悲伤的幽默语言。老年之后他再也没力气逗笑,于是不得不承认,"逗人发笑他妈的是一件费力的活计"——幽默是远离残酷生活,从而自我保护的方法。但到最后,大家已经非常疲倦了,而现实又是那样残酷,于是幽默再也不起作用。”他在最后一本书中那首名为《挽歌》的诗歌结尾中这样写:当生命终于我们记述的那样,它将多么富有诗意。如果地球会以漂浮的声音说话,也许,从大峡谷的低处——“一切结束了。”